国阵失政权同丢官职村长巡察员等难续服务

2020-06-26|浏览量:415|点赞:643
国阵失政权同丢官职村长巡察员等难续服务 随着中央政权易手,联邦村长没有合适身分再展开民生服务。左起为陈俊豪、郑东和、廖润强以及右三邓金来。国阵失去中央执政权,雪隆区内受委联邦村长、医院巡察员、居民代表委员会或吉隆坡市政厅咨询委员者,尽管委任合约没有到期,但也相等于丢了“官职”,没有合适身分再展开民生服务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,随着中央政府政权易换,该些由国阵政府通过国阵成员党委任的联邦村长、医院巡察员、居民代表委员会或是吉隆坡市政厅咨询委员会,也相等于前朝的“官”,“自然而然”成了过去式。


《》记者日前抽样电访这些受委代表近况时,他们坦言,虽目前没接获来自相关单位解雇或中止委任信件,惟众所周知在易权当儿,他们受委身分也会成为历史。

他们强调,有身分是为了方便做事,正所位在其职谋其权,因为早前的身分获中央政府承认,为民向各单位反映问题和求助时,除了获得相关单位尊重,处理的事宜也受关注及快速回应。

此外,这些受委职位虽有补贴,惟受访者直言不高,顶多是补贴车油费,更多时候是志愿或倒贴去服务。

据了解,村长及居民代表委员会主席每月固定补贴为900及800令吉,额外补贴为每月一次会议补贴,即村委会50令吉及居民代表委员会100令吉。这两组织每月需至少开会一次,整理报告向委任单位汇报。

至于医院巡察员没有固定补贴,不过每次召集会议,出席者可获得100令吉会议补贴。


虽有心服务没身分恐力不从心

国阵地方代表虽本着服务之心,有心在全民海啸后继续协助登门求助者,惟没了身分名不正言不顺,担心力不从心。

有者坦言,依据现有情况,的确有疑惑是否还有继续服务的推力?惟基于在上届大选也有支持票率,会在有人委托情况下,继续帮忙,只是在朝没有人好说话,一切从基本投诉做起和跟进。

他们也说,在这之前由于持有“身分”,在为民请命时,获得相关政府机构、单位或国企公司的负责人的关注与接待,问题可快速处理,如今只有党身分可用,惟未必获承认。

至于这些早前由国阵创设的职位是否保留或重新委任,他们相信,新政府会在内阁成立后有进一步指示,或通过盟党,委任新人选取代所需的空缺。

——吉隆坡中央医院巡察员●林春洪

医院巡察员自动没职位

随着新政府更换,属于前朝委任的巡察员一般“自动”等同于不存在。原本我们合约是到2019年,早前院方有来信指在大选后召集巡察员会议,后来也来信指取消会议。

尽管没有任何信件说明是否被中止身分,惟一般等同于没有职位了。

虽然还是有到医院看看,但改朝后的我们也不再有任何身分去助病患;我们过去10年的确在没有官职身分下服务,也做了不少事,惟选民就是不欣赏,只会委托办事却不给你一票,有点心淡,也不懂该以什幺动力及身分去服务?

国阵失政权同丢官职村长巡察员等难续服务 邓金来

——沙登新村前联邦村长●邓金来

续为村民反映要求

随着换了新政府,联邦村长身分因改朝而自动失去了。原本联邦村长任期是受委至今年杪,国阵大选失政权,也相等于委任不再存在。

目前大家沉醉在更换政府课题,没有人就民生课题找我帮忙,但日后我也没有明确身分,要办事还是有一定的困难。

无论如何,基于这里有许多支持马华的村民,未来若有村民要求,会以马华区会秘书的身分协助他们向有关当位反映。

国阵失政权同丢官职村长巡察员等难续服务 赵启兴

——蒲种国会选区第十四区居民代表委员会主席●赵启兴

难获政府机构关注

居民代表委员会当年是由房政部组成,在全国各地合委任合适人选,方便助民解决问题;而这身分每月补贴只有800令吉,并不多及应对日常开销,反常要倒贴去处理居民的丧事、民生的问题。

如今身分不存在,令到有心为民服务的我有感名不正,言不顺,也很难会获得政府机构关注。

过去因为有居民代表委员会主席身分,很多时候获得各单位尊敬,甚至正式公函无需呈上,只需一个电话或whatsapp短讯给负责人,即可快速获得回应和处理。

这包括公共工程局、梳邦再也市议会、国能等机构,持有负责人的联络,无需从登门处开始,方便又快速代民办事。如今没了这身分,日后即使有心有力服务,但没有一定话语权为民发声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